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盖得中文网 > 都市现言 > 寒门娇宠 > 342 淳王妃

寒门娇宠 342 淳王妃

作者:柠檬笑 分类:都市现言 更新时间:2020-05-04 07:48:16 来源:天籁小说网

他身着墨色锦袍,袖口绣着银丝云纹,领口处也是如此,墨色的长发用发冠束起,冷峻的脸庞,不苟言笑,双眸透着一抹深沉之色。

韶华走上前去,并未靠近,而是微微福身道,“臣妇参见三殿下。”

慕容绝也只是轻轻地应了一声,显得漫不经心。

她沉默了良久,依旧站在原地。

过了片刻,他才合起密函,抬眸看着她,“萧大夫人已安然回了萧家。”

“嗯?”韶华怔愣了半晌,双眸闪过诧异。

慕容绝淡淡道,“你来,难道不是为了此事儿?”

“可是还发现什么端倪?”韶华接着问道。

“你想知道什么?”慕容绝直视着她。

韶华直言道,“我想知道,此事儿可与淳王妃有关?”

“不错。”慕容绝也如实相告。

“那么,她呢?”韶华紧接着问道。

“跑了。”慕容绝低声道,“不过,她兴许会再来寻你。”

“嗯。”韶华见他似是还有旁的事情,便告退了。

慕容绝见韶华离去,这才暗自摇头,而后便继续忙了。

韶华出了三皇子府,等上了马车,才仔细地回想着适才发生的情形来。

“大小姐,这三皇子怎会知晓您前来是为了萧大夫人的事儿?”巧凤看着她不解道。

韶华也觉得慕容绝对她的行踪了若指掌,许多事情,早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做好了安排。

她沉默了良久,接着道,“先去萧家看看。”

“是。”巧凤垂眸应道。

等到了萧家,韶华便被引着直接去了萧大夫人的屋子。

萧大夫人还处于昏迷,脸色瞧着有些苍白。

萧若蕊扑倒在一旁,一顺不顺地看着。

萧砗转眸看着她,轻轻地摇头。

“是谁送过来的?”韶华等萧砗过来,低声问道。

“我们回来的时候,母亲已经被送回来了。”萧砗直言道,“听说,乃是三皇子。”

“他对此倒是一清二楚啊。”韶华不禁说道。

“你也觉得是?”萧砗看着她。

“嗯。”韶华点头,“淳王妃跑了。”

“果然是她。”萧砗沉声道。

“想来她一击不成还会再生一计,耐心等着就是了。”韶华接着道。

“不过三皇子那处。”萧砗接着道,“眼下,沈戢是真的救不回来了。”

“五皇子那处会动手?”韶华看着她问道。

“应当会。”萧砗继续道,“不过沈家,也不知晓会不会倒戈?”

“若沈家与皇上是一心,那便不会,倘若不是,那自然会。”韶华低声道。

如今,端看沈家对此事的态度了。

沈貘带着沈戢回来,脸色透着阴沉。

沈大夫人匆忙赶了过来,瞧着一脸颓然的沈戢,当下便明白了,正如韶华所言,沈戢当真做了替罪羊。

“眼下,你也只能暂避风头了。”沈貘看着沈戢道。

“难道老爷真的要舍弃了戢儿吗?”沈大夫人看向沈貘,质问道。

沈貘沉声道,“现如今,还有别的法子?”

“如今的沈家,当真都是您的?”沈大夫人忍不住地看向他。

沈貘脸色一沉,“倘若不是你,如今也不会走到这一步。”

“我?”沈大夫人愣了愣,“若非是那谢韶华,沈家何至于如此?”

沈貘冷笑了一声,“我都说了,莫要动她,你偏偏不听,这便是你任性的结果。”

“如今该怎么办?”沈大夫人担忧地问道。

“能怎么办?”沈貘敛眸道,“你断送了自己儿子的前程,难道连我也要被连累吗?”

沈大夫人身子一顿,险些栽倒。

她看向沈戢,而沈戢却漠然地看着前方。

“倘若不是念在沈家有功,怕是如今,你的儿子已被打入天牢了。”沈貘沉声道。

沈大夫人没有想到,这三皇子竟然会动手,而且是为了谢韶华,这个有妇之夫。

她看向沈貘,“难道三皇子对谢韶华还?”

“你日后还是要小心行事的好,至于淳王妃,你也莫要再理会了。”沈貘低声道。

“可是她终究还是您的妹妹。”沈大夫人接着道,“若是被旁人知晓了,尤其是当今升上,你当真以为他会相信您与淳王妃并无瓜葛?或者是并不知晓此事?”

沈貘敛眸,脸色越发地阴沉。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开口,“眼下,也只能各顾各的了。”

“老爷,沈家难道真的要落入旁人之手吗?”沈大夫人反问道。

沈貘只是挥手,“你带着他下去吧。”

沈戢没有想到,自己便这样被舍弃了,而且是毫不留情的。

沈大夫人看着他,“你放心,这沈家日后还是你的。”

“有何用?”沈戢冷笑了一声。

沈大夫人见他如此说,也只能暗自落泪。

不知过了多久,沈大夫人才开口,“这些时日,你便好好地歇息吧。”

“母亲,沈煜到底有什么好?”沈戢看向沈大夫人道。

沈大夫人双眸溢满了恨意,“你放心,我必定不会让他取代了你。”

“呵呵。”沈戢已经心灰意冷了。

韶华从萧家出来,便回了沈家。

宫中。

桓贵妃看着眼前的五皇子慕容晟,脸色越发地难堪了。

“当初让你动手,你偏偏收手了,如今可好,连沈家都得罪了,你日后还有何依仗?”桓贵妃毫不留情地斥责道。

“父皇龙体……”慕容晟觉得比起大动干戈,到最后落个谋逆之罪,反倒不如,让皇上主动下旨。

桓贵妃摇头,“你父皇,很谨慎,断然不会让你有机可乘的。”

慕容晟抬眸看着她,“当真没有旁的法子了?”

“没有了。”桓贵妃直视着他,“你若是想要登上那高位,为今之计,便是寻到你父皇的罪证,以此清君侧。”

“父皇的罪证?”慕容晟不解。

“不错。”桓贵妃低声道,“你可还记得淳王妃?”

“她?”慕容晟接着道,“她不是原先的谢大夫人吗?”

“原来你知道。”桓贵妃继续道,“她有当年你父皇谋害谢韶华亲母,凌家的罪证。”

“母妃是想让儿臣借此逼迫父皇退位?”慕容晟当下便明白了。

“正是。”桓贵妃低声道,“如今谢韶华还未得到,只要你顺利地登基,铲除异己便是顺理成章之事。”

“儿臣明白。”慕容晟觉得这绝对是百利而无一害之事,即便最后,他失败了,也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还有吴家。”桓贵妃双眸眯起,“这吴珵狼子野心,你也要小心才是。”

“他想要的,儿臣怕是也给不了。”慕容晟当然看得出吴珵想要的是什么。

“你知道就好。”桓贵妃淡淡道。

慕容晟看着桓贵妃,“只是这淳王妃如今在何处?”

“她原本是想掳走萧大夫人,以此来引谢韶华,只可惜,功败垂成了。”桓贵妃继续道,“慕容绝的手段,也渐渐地显现了。”

“母妃是说?”慕容晟多少有了警惕。

“这些时日,你便好好地等着。”桓贵妃看着他,“倘若淳王妃这条路走不通,再走那逼不得已的那条路。”

“儿臣明白。”慕容晟拱手道。

桓贵妃有些乏了,便让他退下了。

天色渐暗,慕容晟走了寂静无声的甬道上,一阵阵地冷风吹来,他却越发地清醒,更是清楚自己到底要的是什么?

他仰头看着那最巍峨的宫殿,有朝一日,他必定会坐在那上面,俯瞰天下。

慕容晟的脚步越发地坚定,一步步地走出了皇宫。

此时的韶华,却在想着另一件事儿。

“大小姐,三爷已经许久不曾传来书信了。”巧喜在一旁嘟囔道。

“三皇子不是说了吗?”韶华淡淡道,“他该回来的时候,自然会回来。”

“可是,如今……”巧喜蹙眉,“这三皇子瞧着便让人不敢亲近,原先如此,如今越发地如此了。”

韶华敛眸,接着道,“如今京城内风向不明,五皇子那处,想来也会有旁的动作,我们一刻不能松懈。”

“是。”巧喜恭敬地应道。

韶华在想,五皇子倘若不动手,那么必定会寻到一个法子,让皇上主动退位。

那么,到底是什么呢?

韶华沉默了良久,才开口,“派人盯着桓贵妃。”

“淳王妃的下落还未寻到,三皇子那处,似乎每次都比咱们早一步。”巧燕看着她道。

韶华淡淡道,“那这次,我们便要提前寻到淳王妃。”

“是。”巧燕似是想到了什么,“大小姐,吴珵有下落了?”

“哦?”韶华挑眉,“他人呢?”

“有人看见他出现了西霖国内。”巧燕接着道。

“好端端的,为何会去西霖国呢?”韶华思索道。

“奴婢担心,他前去西霖,乃是为了拉拢淳王。”巧燕低声道。

“拉拢?”韶华摇头,“淳王一心想要取而代之,而吴珵的目的则是报仇,即便淳王有心相助,却也要点掂量掂量。”

“可是那淳王妃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巧燕看向她。

韶华勾唇一笑,“是啊,只是不知淳王妃这次又会算计什么?”

“奴婢是担心,桓贵妃与淳王妃暗中有来往。”巧燕继续道。

韶华也担心,不过,眼下也只能尽快地寻到淳王妃的下落。

淳王妃,到底在何处呢?

韶华突然想到了二哥来,当下便说道,“明日去谢家。”

“是。”巧燕便去吩咐了。

次日一早,韶华便起身,并未给沈二夫人请安,径自前往谢家。

谢忱上朝去了,袁绯茉一直将养着。

谢欢再过两日便会回来,到时候,便也有人照看着袁绯茉了。

袁绯茉瞧着她过来,连忙笑道,“眼下,也只有你记挂着我了。”

“大嫂好好地养胎才是。”韶华看着她说道。

“如今,你们都这么说。”袁绯茉嘟囔道。

韶华笑了笑,“我去二哥那处看看。”

“他不在。”袁绯茉接着道,“今儿个一早,便与你大哥一同出去了。”

“哦。”韶华倒是没有想到。

“对了,席家那处,你上次去了,可有何不妥?”袁绯茉突然提起了席家。

“可是八妹妹那处有何紧要的?”韶华一愣,低声问道。

“听说,席家的大公子要成亲了。”袁绯茉看着她,“难道没有与你说?”

“哦。”

这也是韶华一早便料到的,可是哥哥并未提起,想来是不愿意与她说的。

显然,娶的人,并非是他喜欢的。

席甄这些年来,一直不在,席家也就依仗着哥哥了。

席沅既然不提,那她到时候便不必去了。

袁绯茉见她神色平淡,继续道,“哎,看来是我多嘴了。”

“不是。”韶华继续道,“大嫂好好歇息,我还有事儿,改日再来看你。”

“你也要走?”袁绯茉连忙问道。

“眼下有事儿。”韶华无奈道。

“你去忙吧。”袁绯茉也只能哀怨地开口。

韶华出了谢家,一时间不知该去何处了。

适才出来,也不过是想去一趟席家,可是坐上马车,却又不想过去了。

如今,席沅要再娶,独独没有与她说,显然这人是他不喜欢的,更甚至与与她有瓜葛。

巧喜看着她道,“大小姐,那人是沈落。”

“她?”韶华一怔,“这算是低嫁了。”

“谁说不是呢。”巧喜继续道,“是皇上赐婚的。”

“原来如此。”韶华嘴角勾起一抹嘲讽,沈落却一直瞒着她。

如今知道了,不知为何,也觉得这沈落是个可怜的。

日后,她在席家该如何过呢?

韶华慢悠悠道,“走吧。”

“可是回沈家?”巧凤看着她问道。

“嗯。”韶华点头,眼下,她能回去的怕是也只有沈家了。

往后的两日,倒是风平浪静。

只是,这一日,谢欢回来了。

她如今乃是袁家的少夫人,与上次分别不同,如今倒是显得越发地慈爱了。

袁绯茉特意去了袁家。

谢兰也赶过去了。

众人聚在一处,反倒其乐融融的。

袁陌尘这些时日也一直不在京城,故而,袁家也只剩下了孤儿寡母的。

如今,谢欢回来,袁家也算是有了门面。

一时间众人也是感慨万千,直等到次日,才一同散去。

谢欢陪着袁绯茉回了谢家。

谢三夫人瞧着谢欢,也只落泪。

母女两个便坐在一处,相对无言,却是热泪盈眶。

袁绯茉瞧着,也红了眼眶,被扶着回去了。

没一会,谢欢便去寻她了。

“大嫂。”谢欢朝着她微微福身。

“你如今也是当娘的人了。”袁绯茉笑了笑,“这次回来,不走了吧?”

“嗯。”谢欢重重地点头。

只不过,回来一趟,却发现是物是人非了。

“谢家如今也是乱的很。”袁绯茉直言道。

“我知道。”谢欢点头,“我也是担心大姐。”

“这一路上,你可是遇到什么?”袁绯茉看着她问道。

“没有。”谢欢接着道,“倒是一路顺遂。”

“那便好。”袁绯茉不知为何,看着谢欢时,心中多少有些感慨的。

“大嫂还是好好养着。”谢欢知晓她如今心里头到底存着愧疚,只觉得这个孩子来得不是时候了。

韶华也是径自回了沈家。

沈大夫人这几日一直不曾出过院子,也不知在做什么。

是夜。

皇宫内。

一个宫婢领着一个嬷嬷进了桓贵妃的寝宫。

“娘娘,人带到了。”宫婢恭敬地开口。

“有请。”桓贵妃正在偏殿等着。

那嬷嬷走了进去,眼下,这偏殿内也只剩下桓贵妃与她二人。

她抬眸看向桓贵妃,低声道,“许久不见,桓贵妃可好?”

“淳王妃呢?”桓贵妃看向淳王妃,低声问道。

“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淳王妃嗤笑道。

“淳王妃应当好好待在西霖,何必回来呢?”桓贵妃叹气道。

“若是不回来,我又如何甘心?”淳王妃看着她。

桓贵妃摇头,“你还是放不下。”

“当年的事情,桓贵妃当真也放下了?”淳王妃反问道。

桓贵妃自嘲着,而后道,“罢了,不说这些了。”

“我来,也不过是想让那人得到应有的惩罚罢了。”淳王妃说着,双眸闪过一抹冷意。

“你当真要拿出来?”桓贵妃看着她,确认道。

毕竟,若是将当年的证据拿出来,怕是整个天下便会动荡。

“嗯。”淳王妃点头,“难道这不是你最后一搏?”

“好。”桓贵妃看了一眼她,接着道,“何时给我?”

“如今盯着我的人,怕是不止一个。”淳王妃走上前去,将一个锦盒递给她,“此物交由你,我放心。”

“那淳王呢?”桓贵妃盯着她。

“我与他,不过是相互利用罢了。”淳王妃敛眸道,“如今,我所想要,不过是能心安理得地离开。”

“你?”桓贵妃睁大双眸看着她。

“许多事情早已注定。”淳王妃勾唇一笑,那容颜上,有的不再是在谢家时的狰狞刻薄,反倒多了几分的温婉。

倘若……怕是没有假如,否则这一切不可能发生。

淳王妃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了。

桓贵妃目送着她离去,小心地将那锦盒收了起来,眼下还不是时候。

这一夜,韶华正准备就寝。

“大小姐,淳王妃要见您。”巧凤匆忙进了屋子,抬眸看着她,低声禀报。

------题外话------

吼吼,晚些还会有二更哦,啦啦啦……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